追记孝感监狱民警欧世元:脚步平凡 行程伟大_荆楚网

2017-05-01 14:09

  湖北日报网讯 记者 瞿祥涛、吴娜 通讯员 曹强新

  从1983年入警,欧世元34年扎根基层一线,干过管教,管过罪犯食堂,从事过罪犯教育,直到最后的罪犯禁闭工作,他从未出过差错。

  据老搭档钟俊华回忆,2015年的一天,老欧包教的服刑人员孙某,流露出有自杀的念头。白天,老欧跟孙某谈了几个小时;晚上10点多,他仍不放心,再次进监室察看,发现孙某正在自残,赶紧上前制止,防止了意外发生。

  “在他的岗位上,没有发生过监管安全事故,没有出现对罪犯体罚、虐待的情况,也从没有收受罪犯钱财的情况。”忆起欧世元,刘中南红了眼眶,“正是因为有老欧和像老欧一样的基层民警,孝感监狱才能实现20年无服刑人员脱逃。”

  34年如一日,波澜不惊;34年如一日,默默坚守。若说欧世元“闹出过什么大动静”,那便是他出了名地力挺年轻人。

  2001年,民警许宏涛与欧世元共同看管精神病、结核病犯人。“领导有意让老欧牵头,这也算是重用,可老欧说要把机会留给年轻人,于是我被顶在了前面。”许宏涛说。

  把机会留给年轻人,帮助年轻人成长。欧世元毫不保留地向当时只有30岁出头、并无管理特殊犯人经历的许宏涛传授经验。

  “4月和11月,是精神病犯人突发状况的高峰期,一定要注意;和结核病犯人谈话,要站在他的上风处,稍微隔远点。”欧世元的话,许宏涛记忆犹新。

  而当工作干出了成绩,要评选优秀民警时,欧世元却主动让贤,“要年轻人搞,他们的路还长”。“这句话他也曾对我说过,可那时他也才40出头,风华正茂。”许宏涛说。

 

  年轻人的路还长,老欧的路却走到了尽头,徒留哀思无限的家人。

  “以前家里都是他收拾,现在我还不太习惯。”3月29日,欧世元的爱人陆国芝刚送走外孙,正在家里收拾,“我感觉他还在,一边做一边想他”。

  整洁的房子里,找不到老欧留下的太多痕迹。他的印记早已被刻在爱人和女儿的心上。

  2009年秋天,陆国芝因甲状腺瘤住院手术,由于麻药过敏,躺在病床上两天都没有醒过来。老欧硬是两天没有合眼,寸步不离守护在病床前,时不时用温水打湿毛巾轻拭着妻子的额头,用小勺轻轻把水滴进妻子嘴里。

  2008年下了一场数十年不遇的大雪,女儿从上海回家过年后准备返程,但大雪却阻断了回家的路。那时,孝感监狱和家属区还坐落在极为偏僻的沙洋县马良镇,离沙洋县城30多公里,离荆门市区50多公里,平常原本就极少的班车因下雪全部停运。为了不耽误女儿的行程,欧世元硬是陪着女儿步行数十公里,来到另一个有通往荆门班车的镇上,搭上班车把女儿安全送上了火车后,他又返回来时的镇子,再步行数十公里回家。

  回忆过往,陆国芝泪如雨下,“他是一个好丈夫、一个好父亲。”

  客厅茶几上那只再也不会有烟灰的烟灰缸,静静地躺在桌上,仿佛一生用平凡注脚的老欧从未来过,更从未离去。

IMG_4077_副本.jpg

  老欧走了,走得那么突然。

  2月25日上午,56岁的孝感监狱民警欧世元,在岗位上坚守24小时后下班回家,他像往常一样靠在沙发上休息,却因突发心源性心脏病再也没能醒过来。

  “老欧34年如一日坚守基层一线,任劳任怨,没有啥惊天动地的事儿。没有出现一起事故,就他作为一名基层监狱民警最大的成绩。”孝感监狱政委刘中南感慨。

  对老欧的离去,老搭档钟俊华充满自责:“要是我当时坚持,说不定他就没事了”。

  时间闪回至2月24日。上午7时30分,欧世元穿过监狱大门,进入监区禁闭室,接班、签字、询问服刑人员基本情况、确认监控画面是否正常……一如往常。

  “不舒服,有点胸闷气短。”钟俊华回忆说,近两个小时过去啦,老欧感觉身体有点不适,以为是高血压的老毛病又犯了。见老欧难受,钟俊华劝他去医院看看。

  欧世元没走,依然紧盯监控画面,“忍忍就过去了”。

  多年的默契,让钟俊华明白老欧的想法,“监区警力少,不好临时调班。再说老欧这个人,自己份内的事,从不愿麻烦领导和同事”。

  当天的中饭和晚饭,老欧只吃了几口便放下碗筷。钟俊华和同事们再次劝老欧去医院看看,他还是摆手拒绝,“我再坚持一下”。

  钟俊华在老欧的坚持下妥协了,一起在岗位上迎来又一个安宁的黎明。

  “服刑人员蒋某刚收进来,材料要补齐;监控室灯管坏了要修。”2月25日7时30分,民警值班日志上留下了他最后的记录和签名。

  这种对工作一丝不苟的态度,早已融入欧世元的血液中。

2月25日7时30分,民警值班日志上留下了欧世元最后的记录和签名。记者 瞿祥涛 摄

IMG_4065_副本.jpg

孝感监狱禁闭室监控台,这是欧世元最后战斗的地方。记者 瞿祥涛 摄

IMG_1825_副本.jpg

欧世元和爱人陆国芝的合照。受访者供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