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很快发现自己上了失信名单

2017-03-14 16:20





  据悉,随着社会联合信用惩戒环境的日益完备,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的惩戒效应也日益显现。截至今年1月,武汉法院已累计发布失信被执行人49256人,其中6761人因受到信用惩戒被迫履债后,法院依法予以屏蔽。而媒体铺天盖地的宣传引导和社会全方位的联动联控,也让更多的人对失信联合惩戒有了敬畏之心,对法院“两到三年基本解决执行难”的决心和信心有了充分了解,越来越多的被执行人选择主动履行法律义务。

  转眼进入2017年,忽然有一天,被执行人邹某主动派人找到武汉中院执行法官,要求联系申请人黄女士进行调解。原来,邹某在原来的公司因经营不善倒闭之后,开始到处躲债,几经波折,如今又与人合伙开办了新的公司,然而,他很快发现自己上了失信名单,不仅铁路、航空出行处处受阻,业务合作也有了麻烦,无奈之下,只得主动找到法院寻求解决,一起“沉睡”两年多的终本案件至此顺利化解。

  于是,孙法官再次约谈该公司负责人,明确告知其拒不履行法律义务将被依法纳入失信黑名单库,受到工商、税务、银行贷款、招投标等全方位的信用惩戒,甚至是直接在各媒体平台曝光。面对义正辞严的执行法官,被执行人不得不面对现实,当即承诺马上履行法律义务,案件顺利和解结案,此时距立案还不到一周时间。









  在另一案件中,申请人黄女士与被执行人邹某、北京某科技公司借贷纠纷一案源起于2011年,黄女士分数次借出的400余万元仅收回半年利息便再无着落。诉讼期间,在法院主持下,双方于2012年10月达成调解协议。却不想,邹某自此便玩起了失踪,黄女士不得不于2014年7月申请武汉中院强制执行。执行中,法院赴北京多方调查,查明被执行人北京某科技公司早已歇业、邹某下落不明,且均无银行存款及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和线索,案件不得不暂时终结本次执行程序。与此同时,法院依法将被执行人纳入失信黑名单库。然而,时间一晃又是两年多,邹某依旧杳无音讯,黄女士渐渐地也就不抱什么期望了。







  湖北日报(荆楚网)消息(记者张城 通讯员 胡锐 孙志刚)外地企业赢了官司却拿不到钱,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不到一周,千万元欠款便兑了现。达成调解协议两年,债务人却分文不还,申请强制执行却发现对方早已人去楼空,法院也难为无米之炊。眼看调解书成为一纸空文,申请人欲哭无泪。然而,两期案件竟然在近日峰回路转,被执行人主动找上门来还钱。2月7日,武汉中院对外宣布,通过失信联合惩戒制度,该院顺利执结两起案件。







  河南某建设集团申请执行武汉某电力工程公司工程欠款1036万余元一案,因涉及农民工工程款,武汉中院受理后,立即向被执行人送达了执行通知书和报告财产令,责令其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,可是被执行人却种种理由推诿。案件承办人孙法官并没有放弃,通过细心观察和旁敲侧击,他发现该公司经营状态良好,应该有能力偿还债务。另外,网络司法查控反馈结果显示,虽然该公司几个账户余额不多,但是往来账目频繁,也映证了对其正常经营的判断。